海南飞鱼开奖|海南飞鱼彩票软件
您的位置:首頁 > 風格 >

二月河:特權意識滲透孩子,下一代還會出貪官

2015-10-28 15:15:58 來源:北京青年報

評論

對腐敗的直言,讓二月河的“反腐專家”名號近來甚于“歷史小說作家”,更因去年被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稱為知音而“名聲大震”。近日,二月河的首本反腐文集《二月河說反腐》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二月河說自己不是反腐專家,也不是社會活動家,“準確定位是多少懂點歷史的作家”。

“好好讀書,好好看報,好好過日子”是作家二月河對官員的“寄語”,他也以此來要求自己。由于眼疾,70歲高齡的二月河現在看書數量明顯減少,但是他每天必看《新聞聯播》和幾份報紙,還要聽廣播,和朋友聊天,以了解國內外時事。

在二月河看來,作家應該是有思想的人,除了教育自己,還要通過自己的作品影響別人,是社會正能量的傳遞人,“從這個意義上說,作家關心社會發展,關心黨的建設和反腐倡廉,也可以說就是關心人,使讀者和作家心心相印。而如果作家不關心時事,你寫出的作品是什么樣?我無法想象。”

對腐敗的直言,讓二月河的“反腐專家”名號近來甚于“歷史小說作家”,更因去年被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稱為知音而“名聲大震”。近日,二月河的首本反腐文集《二月河說反腐》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二月河說自己不是反腐專家,也不是社會活動家,“準確定位是多少懂點歷史的作家”。二月河說自己談反腐是出于對腐敗問題的憂患與對社會責任的擔當,“腐敗病是社會性的,人人有份,概莫能外。說防范不力,說無良醫良方良藥,那么我們就等死吧!”

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底線,好好過日子,不要出去亂搞女人,不要為非作歹,不要去欺負人,但是很多非常聰明、非常了得的人,就是不懂這五個字。他們各方面很能干,但是一些基礎問題不懂,一旦有了權勢,就不安分,忘乎所以。

明朝兵力四百萬,為什么打不過清軍十二萬?

去年,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推出《聆聽大家》系列訪談,邀請中外文化名人談人生、談歷史、談文化、談反腐,二月河是受訪的第一位。正是通過這次訪談,他關于反腐的很多論斷被讀者熟知,并引發熱議。二月河關注腐敗問題由來已久,作為創作了《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等帝王系列小說的作家,“腐敗”是他不可能不關注的問題,所以,二月河說自己關心腐敗自然而然,除了平日里會時時思索外,又寫了些短文,接受過一些采訪,機緣巧合下,二月河對反腐的看法總會“上頭條”。不過,對于如此受熱捧,老人家多少有些惶恐,“我只是愿意為反腐工作,為社會起到作家應該起到的鼓與呼的作用。反腐到底應該怎么做,應該由政治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一起共同探討。”

在二月河看來,腐敗不是絕癥而是頑癥,它是社會的糖尿病,是慢性病,腐敗一般不會導致國家速亡,怕的就是蔓延嚴重,導致并發癥爆發,腐敗分子就像在太陽山上拾金子因忘了下山而被蒸發掉的人。“滿軍入關的時候,只有八萬五千兵力,吳三桂在山海關的駐軍是三萬五千人,合在一起就是十二萬人。漢族的兵力是多少呢,李自成的鐵騎部隊有一百多萬,加起來漢族的武裝力量在四百萬人以上。可是十二萬人打四百萬人,卻如入無人之境。為什么?因為你腐敗了,四百萬人也就是一堆臭肉,不腐敗,十二萬人也能變成一把剁肉的刀。崇禎皇帝最后是什么樣子呢?只能跑到景山自殺了。”

二月河作品

很多人認為腐敗問題無法根除,古今中外概莫能除,二月河也認同這種觀點。他說,這并非是悲觀論調,而是因為腐敗的產生根源就是人性的惡劣,只要人性的惡大于善,對財富有貪欲,那么就一定會有腐敗滋生的土壤。“腐敗和意識形態無關,不管什么樣的意識形態,都要面臨腐敗問題。腐敗是個社會病,不要把它和制度聯系在一起。”

二月河說,有很多貪官在監獄寫懺悔書,寫自己曾經是個放牛娃,當官后沒有抵制住資本主義花花世界的誘惑,犯了拜金主義錯誤等等,“他們純粹是胡說八道,黑社會老大也不允許會計貪污錢,哪個資本主義國家會讓你腐敗呢,無論在什么制度下,只要不管,或者只要放縱,腐敗肯定要滋生、要繁衍。腐敗是全人類面臨的問題,是人性中的劣根性,但一個優秀的民族、先進的政黨可以用自己的先進性戰勝劣根性。當有人用公事滿足私欲時,從認識上就應予以反省和杜絕。人類之所以進步,就是因為人性中光明的一面最終能戰勝黑暗的一面。”

“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面”,鑰匙放在誰那兒呢?

二月河認為,以往朝代,腐敗只在某個團伙發生,老百姓感覺似乎與自己無關,“我寫過康熙、雍正、乾隆,他們也反腐,相比較而言,雍正反腐比較有條理。有日本學者專門研究過雍正的密折制度,官員直接對皇帝負責,彼此之間還互相監督,這種方法對反腐很有效,雍正的問題在于他沒有依靠老百姓反腐,他自己因此勞累而死。沒有廣大老百姓的參與,雍正的反腐是不可能成功的。”

對于現在的反腐力度,二月河稱“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他認為,沒有哪個歷史時期可以和現在相比較,“現在第一是中央的決心大,老虎、蒼蠅一起打,反腐永遠在路上,這些提法在歷史上是沒有的,而且還在持續深入,不是取得階段性成果就滿意了。第二是中央不斷加強對地方反腐的督導和巡視,從來沒有放松過。前幾天我看到我們河南本地的一個新聞,說因為副職的過錯罷免了主官,這種事情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第三是民眾的參與程度,中央紀委向社會公布聯系方式,歡迎民眾參與,這在歷史上也不曾有。第四是輿論監督,網民對于社會問題很敏感,網上報出來就變成社會關注的問題,譬如官員因為名煙、名表被群眾舉報等。”

一方面,現在的反腐力度是前所未有的,但另一方面,腐敗也是嚴重的,“見過殺雞給猴看,猴子不怕,甚至殺猴子給猴子看,猴子也不怕。我笑談說腐敗是中外兩種文化的惡劣基因摻和到一起產生的雜交品種。可能是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商品大潮,還有各種思潮,魚龍混雜,經濟抓得緊,在思想道德方面、信仰方面抓得松,融合在一起就產生了這樣的社會現象。”

評價當前的反腐現狀,二月河認為反腐逐步走向深入,走向常態,秩序化了,但反腐的形勢依舊嚴峻、復雜。雖然趨勢是好的,但還需警惕,“要加大力度,把腐敗土壤清理掉,讓官員不敢腐、不能腐、不愿腐。現在離不愿腐還有一段距離,如果放松警惕,后果仍然不堪設想。反腐正在深入,黨中央和中央紀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目前的群眾路線教育、三嚴三實教育,都是反腐敗的配套行動。反腐已經進入常態,高壓態勢依然存在。”

“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面”,二月河認為這句話說得很到位,可是,籠子的鑰匙放在誰那兒呢?“如果權力關在籠子里,鑰匙還在官員手里,那等于沒用,籠子的鑰匙要放在輿論監督和人民的手中,讓反腐敗更為公開、更為透明。要讓官員對人民的事業有敬畏感,對自己的工作有擔當。要讓他們有一種意識,民生即是天心,如果民生搞不好,天怒人怨,那還做得下去嗎?這樣他就會格外小心。”

把升官與發財放一起如同把炸藥和雷管放一起

在二月河看來,官員腐敗,是用公器滿足私欲,而把升官與發財放一起,如同把炸藥和雷管放一起,“我在接受中央紀委采訪時就說過,要發財就做生意,不要做官,官就是為公的,是公器,官的意思就是公的意思,拿到的權利和管理的事業都是公器,發財不是不可以,商品社會、市場經濟當然允許你發財,但不能把事業和職務放在一起,十分不倫不類,容易產生非常嚴重的社會后果。”

二月河認為,腐敗在各個領域都有,學術有腐敗,教育有腐敗,商業有腐敗,而共產黨作為執政黨,自己要修身,嚴于治黨,“十八大以來,我們黨開展了反腐教育史無前例的廉政風暴,實際上是雷霆風范,菩薩心腸,希望讓干部們知道哪些是底線,哪些是不能做的,哪些是需要警惕的,如何在多樣的文化氛圍中、在這個迷魂陣中保持清醒的頭腦,是每個黨員都應該做到的,是每個黨員面臨的任務,尤其是官員,他們有切割社會蛋糕的權利,他們不能偏心,給自己、給自己的親人朋友多切,用公器達到私人目的,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說起當官,二月河認為,當官有四個層次:第一層次的官,也是最高層次的官,達到這種境界以后,官職就與民族社稷聯系在了一起。在歷史上,這個檔次的人不多,像焦裕祿、文天祥。第二層次的官,只是把官職和光宗耀祖聯系在一起。但二月河認為,可別小看這種官,“這個境界也不低”。他舉例說,像海瑞等很多官員,能達到這個境界,把自己做官做出來的貢獻,和家族、親朋好友的光榮連在一起,為父母盡孝,這同樣是高檔次的。第三層次的官,只懂“愛惜自己的羽毛”,他們珍愛自己的榮譽、潔身自好,“能夠對得起政府給他們發的工資。”二月河認為,這種檔次雖然比不上前兩個檔次,但起碼不會“跌到負數去”。第四層次的官,是那些只會為自己撈利益的人,這種人最低等。

特權意識滲透到孩子身上,下一代還會出貪官

二月河感慨地說,自己這一生也認識過貪官,“沒出事之前我非常佩服他,感覺這人腦筋這么好,令人無法企及,出事之后,自己在目瞪口呆之余仔細思量,發現這些人的基礎教育出現問題,他們懂得開立方,知道微積分,卻不知道一加一等于幾,出現了低級錯誤。”

二月河認為,人性的高貴,需要父母對兒女的培養,學校對學生的教育,社會對公民的教化。教養程度和文憑高低并非成正比,中國近年來高文憑的人大幅增多,但整個國民素養卻在下降。而在他看來,反腐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而非制度,因為腐敗的是人,反腐的也是人。經濟水平高也好,文化程度高也好,都不能代表強大。“宋代是經濟大國、文化大國,是世界歷史上文化程度最高的朝代之一,但也是政治腐敗、社會生活腐朽的朝代之一。我認為,對經濟實力不能迷信,對文化實力也不能迷信。對政治的腐敗,不能拿經濟的繁榮、文化的燦爛這些事去抵消。一個政權如果不能維護國家完整,不能維護民族團結,不能下狠心治理腐敗問題,其他方面再強大,都不能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不管你有多高的GDP,多大的文化體量,如果腐敗橫行,都會轟然倒塌。”

二月河說,自己有一次去馬來西亞,當地首富的秘書告訴他,老板用人的第一條是看孝不孝順,不孝順不用。“我們現在提拔官員考量過這些嗎?學校老師在教育學生時不會提到這些,官員、企業家在教育部下時也不會講這些。現在的大學教育都是講怎樣出人頭地、一步步升遷,卻沒有最基本的人生教育,這會讓人們不擇手段地謀求權力。”

二月河年幼時,因為錢的問題,母親不知道教育了他多少次,“她跟我說將來兩個錯誤我不能犯,一個是‘不是你自己的錢你不能要’。不是你的錢,一分也不能要。一個是‘作風上不要叫周圍的人對你有議論’。這兩條原則掌握住,剩下的問題家長可以幫你,朋友、老師都可以幫你,這兩方面出了問題,別人幫不了你。這就為我以后的人生設立了一些不能逾越的杠杠。”

而腐敗,就是去拿別人的錢,“我們小時候接受的多是吃虧教育,老話講吃虧是福,不要欺負人,實際上腐敗就是欺負人,不是你的錢就不要拿,清清白白做人,認認真真做事,現在有幾個家庭還這么教育?我感覺缺失了,都是和別人爭,不能吃虧,這是很危險的教育。現在的小學生都懂得競選班干部的好處,可以管理別人,可以從老師那里享受不同待遇,于是他們小小年紀就知道賄選,買冰淇淋、買小玩具送給同學。更小一點的幼兒園孩子都會和阿姨說,‘我爸在某某公司工作,你需要什么和我講’,都知道利益交換了。這些現象非常危險。當特權意識滲透到孩子身上時,下一代、再下一代能不出貪官嗎?”

很多非常了得的人,就是不懂“好好過日子”這五個字

二月河說,以前給別人講完課,人家請他題字,他就題了個“好好過日子”,“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底線,好好過日子,不要出去亂搞女人,不要為非作歹,不要去欺負人,但是很多非常聰明、非常了得的人,就是不懂這五個字。他們各方面很能干,但是一些基礎問題不懂,一旦有了權勢,就不安分,忘乎所以。”

后來,再要求題詞,二月河想,光說個“好好過日子”不像作家說的話,于是又加了兩句,“好好讀書,好好讀報,好好過日子”。二月河表示,好好讀書可以增加自己的素養,使人變得更加善良,使人類和平、善良、忠誠、厚道,得到文化的滋養。好好讀報可以了解國家大事,使自己當一個明白人,“現在很多人都不讀書了,聽說大學生也不愛讀《紅樓夢》了,我認為還是應該多讀書、讀好書,提高自己的素養。”二月河說,自己也沒上過大學,所以自學很重要,“自學面前人人平等。沒有不通過努力突然冒出來的成就。只要有興趣,任何人也阻擋不了你自學的力量。”文/本報記者 張嘉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海南飞鱼开奖 广东时时官网开奖 福建11选五助手下载 山西福新时时 山东福利彩票公众号 福彩排列期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11选5前三走势 新加坡开奖记录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 大佬彩票出不了款 七乐彩新浪走势图